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91章 留在最后的那一个

畅阅小说 c-ccccc.cc,最快更新兵者最新章节!

    葛震收到调令,即刻赶往机关报道。

    依旧是老李带着老大送他,不过现在不是冬季,不是冰雪封山,而且到处都呈现出绿色,绽放着绚烂的格桑花。

    “走了好,走了好,反正哨所很快就要撤掉,现在走总比最后走要好。”老李背着手,笑眯眯的说道:“从你来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你肯定得走,因为你跟他们都不一样,呵呵。”

    “哪儿有不一样?其实都一样……老李,等哨所撤掉以后你到了下面,买点化妆品啥的把脸给收拾收拾,然后找个媳妇吧。”葛震笑道:“这么大年龄了,没个媳妇怎能行?”

    要离开了,葛震努力让自己变得轻松,他可不想弄得最后全都心情沉重。

    不过还好,哨所今年肯定会撤掉,一排二班都会走,所以葛震现在离开好了很多。

    “我这样的谁跟我?呵呵……我不像你们年轻朝气,在这个哨所呆了这么多年,都把我变成闷疙瘩了,哈哈哈……”

    说是这样说,可老李的眼睛里还是带着浓浓的向往,他知道自己被这个地方摧残成什么样,可他认为以后的生活依旧美好。

    “老李,等哨所撤了以后,你给我来个信,让我知道兄弟们都还好好的。”葛震瞅着不远处的乘车点说道:“我曾经把二中队当成家,现在把咱们一排二班当成自己的家……不管我走到哪,都会想念我们的家,想念你们这些家人。”

    “呵呵,心中想着就行了,记住咱们一排二班就成了,空闲的时候还能回忆起这片雪域高原我就满足啦,呵呵呵……”老李笑着,拍拍葛震的肩膀:“去吧,乘车点到了,你该走了,别耽误时间。”

    不知不觉中,二十来公里已经走完,快的就像一眨眼,跟来的时候走的漫长天差地别。

    葛震点点头,蹲下来搂着老大的脑袋。

    “老大,我也没少伺候你拉屎拉尿,也没少给你肉骨头吃,小弟我走了以后你可得记得我。等我下次回来的时候,你别咬我就行。”

    “汪汪!”

    老大叫了两声,伸出湿漉漉的舌头舔着葛震的脸,使劲晃着尾巴。

    “好了,走了。”葛震起身,背着包向乘车点走去。

    “汪汪汪!——汪汪汪——”

    老大一边叫着,一边跟着他向乘车点跑去。

    站在乘车点,葛震把包放下,站的笔挺面对老李。

    “敬礼!——”

    雄浑的口号声从他口中响起,一个标准的敬礼献给班长老李。

    老李站直,向葛震回礼,神圣无比。

    “班长,我走了以后不准抹眼泪,等我回来的那一天,我们再一起来这雪域高原——”

    “好!”老李大声说道:“葛震,我等你回来,我知道你跟别人都不一样,你一定会回来的!”

    “让我再唱一首歌吧——”葛震眼睛泛红,笑着唱道:“有一个夏天,老兵带着新兵上山,半山上飘来雪花,新兵说好冷呼吸有些气短……老兵啊老兵,在这荒山雪岭,你咋能呆这么多年……”

    “……”

    葛震上车离开,可歌声还在回荡,老李一边抹眼泪一边往回走,一边唱着他们的一排二班。

    送走了多少个兵?不知道,他都快记不清了,但他明白自己还得一个接一个的送,直到哨所只剩他最后一个人,等到完成所有交接之后,一个人背着包孤独离开。

    因为他的班长早就回家,他得成为留在最后的那个人,而留在最后的那个人才是最悲伤的。

    ……

    没过多久,哨所裁撤开始,老李开始送人。

    “马伟国,上车吧,上车吧……”站在乘车点,老李满脸笑容的让马伟国赶紧上车。

    “班长!——呜呜呜呜……”马伟国哭的稀里哗啦的,他跑过来紧紧抱着老李说道:“其实我不想走……呜呜呜呜呜呜……我想在这里待到最后!哪怕这个地方鸟不拉屎,哪怕这里苦的让人天天晚上哭,可是……呜呜呜呜呜呜……”

    “走吧,走吧,呵呵呵……”老李像是家长一样用粗糙的手为对方擦眼泪:“能在这里待这么久的,都是好兵。”

    “可我想陪你到最后呀……”

    “我是你班长,我得待在最后。上车吧,车就要开了。”

    “嗯!班长,我会看你的……”

    “呵呵……走吧,走吧,呵呵呵呵……”

    “……”

    马伟国洒泪蹬车,他去的不是一排二班所在的连队,事实上几乎每个人都去了不同的连队。

    老李带着老大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哼着他们的歌:“有一个夏天,老兵带着新兵上山,半山上飘来雪花……”

    一边唱一边哭,还没走到一半呢,他就蹲在地上,两个肩膀不断的颤抖。

    老大围着他转,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他。

    “老大呀……他们都走了,就剩咱们老兄弟俩了……我也不想留在最后,我也想有人把我送走呀……我……呜呜呜呜呜……”

    老李捂着脸尽情的哭,他的兵全都走了,一排二班的哨所彻底空了。

    一片雪花飘落……又是一片雪花飘落……一片又一片雪花飘落……

    下雪了,夏天已过去,凛冬来了。

    哨所里,老李盯着空荡荡的宿舍发呆,一个一个铺位的确认,他能叫出每一个铺位曾经睡的兵。

    外面在下雪,外面来了许多人,所有的交接都已完成。

    “唉……该走了……”

    老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背上包,带着老大上车离开。

    “呜呜……呜呜……”

    上车的老大发出呜呜的声音,一下跳出去,往哨所里面跑。

    “老大,回来,咱们该走了!”老李叫道。

    可老大根本不听他的,而是端端正正的坐在哨所门口,瞅着车上的老李。

    无奈之下,老李下车,抱着老大再上车。

    可老大又跳下去,跑到哨所门口坐在那里,瞅着他看。

    “老大,咱们该走了,别闹脾气行不行?”老李再下车,要抱老大离开。

    可这次老大怎么都不肯走,只是用温润的舌头舔着他脸,说不尽的留恋。

    “班长,上车了。”司机叫道。

    “好好好,我这就把老大带上去。”老李使劲把老大抱到车上。

    车子发动,向山下驶去。

    “呜呜……呜呜……”

    老大发出呜鸣声,第三次跳下车,依旧跑到哨所门口端坐在那。

    这一瞬,老李明白了什么,嘴唇嗡动,眼泪唰的一下流淌下来,嚎啕大哭。

    “呜呜呜呜呜……谁说没人送我?老大在送我呀……呜呜呜呜呜……我不是留在最后的那一个,老大才是呀……嗷呜呜呜呜呜……”

    老大在送他,留在最后的不是人,是一条狗,一条比他兵龄还要长的老狗。

    “敬礼!——”

    班长老李发出竭嘶的吼声,冲蹲在那里目送他的老大举手敬礼。

    雪还在下,越下越大,蹲在哨所门口的老大已经变成白色,它要最后守着哨所,守着永远的一排二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