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打秋风的老娘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打秋风的老娘

    苏望勤看着顾春竹笑,一脸宠溺的看着她。

    顾春竹突然有了个想法,“望哥,咱们去镇上看看屋子吧。”

    刨去小成读书的钱,都能买个三进的屋了,当初跟福嫂子打听镇上房价时,家里连二两银子都不到呢,眨眼就有了积蓄。

    顾春竹满意的把手上的银票折了放在贴着心口的位置。

    “大……大哥大嫂你们的精米。”小伙计从库里拉出三十八斤精米,也是分两袋装着呢,这瘦弱的小伙计被米袋压得腰都快断了。

    苏望勤去接过一袋精米放进了顾春竹的篓子里,另一袋扛在自己肩头。

    小伙计身上一轻瞬间感觉活了过来,他弯腰撑着膝盖喘了好几口气,才仰头道,“这里是四十斤精米,掌柜的说给你们个齐头。”

    “那就谢谢你们了。”顾春竹朝柜台上的掌柜点头致谢。

    “等等,还有这个。”小伙计从怀里掏出了一包油纸,包着的肉脯是刚跑出去买来的,他羞赧的递了过去,“这是我送你们的,下次来钱庄存银子还来找我啊。”

    “行!”顾春竹爽利接了,正好带这包肉脯回去填孩子们的嘴。

    顾春竹踏出钱庄的也是眉飞色舞的,敲了敲脑瓜道,“今天背着这么重的米袋是看不成屋子了,改天吧。”

    “你想去看的话我来背着。”苏望勤说着就要伸手去摘顾春竹背上的背篓。

    顾春竹轻轻的一下打在苏望勤的手背上,微撅着的唇显现了几分娇憨,“让你一个人扛四十斤走回村还不得把你累弯了腰。”

    “我腰挺好的。”苏望勤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赤黑的眸子里映着顾春竹的脸。

    “哎呀,快回家吧,孩子们还在家等着。”顾春竹把视线盯在鞋尖上,怎么觉得这个老实男人在撩自己,希望是她的错觉吧。

    两人一路走回了小河头村,顾春竹说了一路以后买了屋子里要怎么布置,最好在院子里开垦两块地,一边种菜,一边种花草。

    快到家了她才觉得自己太兴奋了,说得口干舌燥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苏望勤的耳朵给说出茧子来。

    看他那张麦色的脸是极有耐性的点头应和着。

    虽然前世也买过房子,顾春竹这次却是从未有过的激动,这次有丈夫有孩子才是一个完整的家,齐活!

    “这谁啊?”快走到茅草屋前面了顾春竹见着一个人。

    “难道是我娘?”苏望勤远远看到了那件蓝布袄子。

    上了点年纪的一般都是扯的蓝布做冬衣,再走近一点看梳着一个歪着的圆髻,看那宽肩高壮的样子和苏老太截然不同。

    顾春竹想到了一个人,捏着眉心走过去,走近一看还真是。

    “哎哟闺女姑爷,从镇上回了呀!”郝氏扭着被冬衣包裹的更加粗壮的腰就贴了过来,亲亲热热的挽着顾春竹的手。

    这郝氏若无其事像是从没发生过什么矛盾似的,两人之间也毫无间隙。

    “来这儿有事吗?”顾春竹连一声“娘”都省了,要不是念在她是原主的母亲,现在就把人给赶走了。

    想到上次郝氏让两个年幼的孩子伺候她还给她洗脚,顾春竹的杏眸里就散发着冷意,把手从郝氏的手里抽了回来。

    “这不是家家户户的闺女都回家送猪肉了,就你没来,我这当娘的惦记着女儿是不是吃不饱穿不暖的就过来看看。”

    郝氏说的动容,像是要垂泪的模样,还抬起袖子抹眼泪。

    “不是惦记我吃不饱穿不暖吗?那你带的东西呢?”顾春竹双手抱胸看着比她矮一截的郝氏,故意寻找了一圈,“哪儿呢?在哪儿?”

    “家里钱都是你爹管着的,我哪有钱给你买东西。”郝氏哼唧道。

    顾春竹就含笑看着她,眼底满是讽刺。

    郝氏那放了袖子的那张脸上干干净净的,丁点泪水也没有,刚才那个假动作可是要多假有多假呢。

    “你这个斤斤计较的死丫头,娘来看你还不够好,还不给我开门进去,一个穷家破户的还学人家有钱人家上锁!”郝氏见顾春竹根本就不吃她那一套索性也就不装了,双手叉着腰就指挥着顾春竹。

    顾春竹咬咬牙,想要跟郝氏掰扯掰扯。

    苏望勤捏了捏她的掌心,劝道:“先让娘进去先,在外面吵嚷着叫人看到也不好。”

    “行,我开门。”顾春竹憋下了这一口火气。

    她开了锁,郝氏就急吼吼的冲了进去,一屁股坐满了整个木墩子,伸手等伺候,“我都在门口站一天了,给我来口红糖水喝。”

    顾春竹站着也不动,他们去镇上存钱也没一会儿功夫,郝氏就是睁眼说瞎话。

    她不动,苏望勤就去灶房里面倒水了。

    “娘……”安安从屋里跑了出来抱着顾春竹的大腿,一双黑葡萄一样眸子怯怯的看着郝氏又扭过来埋在顾春竹的腿上。

    “哟,这小赔钱货和你还挺亲热的。”苏望勤不在这儿,郝氏更是放胆放大的讲了,还作出跟顾春竹推心置腹的样子,“你也二十了,早点为自己打算生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少说一句不行?”顾春竹一个眼刀剜过去。

    看着有点愣愣的似懂非懂的安安,顾春竹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叫哥哥带你去大壮家玩会儿,等会儿娘去叫你们。”

    “好。”安安也能感觉到外婆不喜欢她和哥哥,撒着小脚丫子就跑进屋里去了。

    思绪一转,顾春竹扭头就进了灶房,苏望勤正打开包着红糖的油纸包准备拿木勺舀,

    “放下!”顾春竹急喊了一声,苏望勤不解的看着她。

    顾春竹咬着嘴角,气得腮帮子疼,一边去把红糖夺回来包好一边数落苏望勤,“做菜我都没舍得多放,这没了的半包上回就是她来嚯嚯掉的。”

    “那是你娘。”苏望勤正色道。

    “我娘怎么了,不管你你娘我娘,来嚯嚯咱家东西都不行。”顾春竹拧着眉头,带着一丝倔意,“上回她来的时候让小成和安安给她捶腿捏肩,还差点偷了我的钱,谁家娘这样!”

    越说越来气,顾春竹把那包红糖放在橱柜最高的位置,“你别觉得咱们有点积蓄了就可以养着这些打秋风的极品亲戚,谁娘来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