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二百一十四章 包子谷雨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一十四章 包子谷雨

    “不……”谷雨本想说租金算了,看到严折桂实在是太惨了,但是被顾春竹的杏眸瞪了一眼就不敢在说话了。

    “呜呜呜,我没钱……”严折桂鼻涕都糊到嘴巴上了还吹出了一个泡来,和他平日自诩潇洒的模样大相庭径,而将他弄成这样的竟然还是一个女人。

    顾春竹又一只脚踩在了严折桂的手腕上。

    “手手手,我还要考状元的。”这下严折桂老实了,右手被顾春竹给踩住,左手就从怀里掏了一个玉佩出来,啜泣着道:“银子花完了,买了这坠子本想等进了书院炫一炫的,赔给你就是了。”

    顾春竹从他手上拿过那个玉坠,瞧起来水头不错怕是也要几两银子的。

    她松开了踩着严折桂手的那只脚,另一只脚在他身上踹了一下才松开,“滚!不管牛粪是不是你泼的,再有下次我直接废了你。”

    “不敢不敢……”严折桂吓得跑了,一双受惊的眼睛只敢看着地面一阵风一样的跑了,更别说放狠话什么的。

    “小兄弟你这脾气跟面团似的人家才来欺负你。”顾春竹将玉坠丢给了谷雨,见谷雨被训得低着脑袋也没有多说什么,这养了十几年的性子哪能一下子便扭转回来。

    “谢谢大哥、谢谢小嫂子。”谷雨攥着冰凉的玉坠,心底却感受到了温暖。

    顾春竹目光在谷雨这处院子里扫了一圈,同她后面就是隔了一层墙而已,她道:“这个孬货下回再来,你喊我一声就成。”

    “他肯定不敢了。”谷雨抿着嘴浅笑。

    谷雨的话顾春竹不敢苟同,就凭这浑书生能偷摸的在人门上泼牛粪的,这种性子指不准还要在背地里使什么坏呢!

    她的目光突然瞧到了在一旁树底下阴干的一副副画卷,国画的高山流水,顾春竹虽然前世也没学过但看起来就叫人觉得高大上。

    “这是?”她想到了家里那个娃,若是拿了这画卷回去叫他仿,必然高兴的睡不着觉,就厚着脸皮在心里酝酿着词儿了。

    “这是书肆被虫蛀了或是褪了色的画卷,我正好跟一个先生学过修补画卷就拿回来弄了,现在晾干的差不多了。”谷雨就跟顾春竹解释了起来。

    跟她想的也差不多,顾春竹就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脸,“谷雨兄弟,这画能不能借我,我家有个孩子还没上学堂,但是最喜欢画了。”

    “这……”谷雨有点为难,毕竟是书肆的东西,算不得他个人的。

    “那我就借一副再还你再另外借,若是你不放心我可以先给你押金,还你了再把钱退给我。”顾春竹瞧这画卷精致,算不上什么大家的,押金估摸一二两也差不多了。

    “不用了,那小嫂子就拿去看三日吧,三日后记得还我。”谷雨见顾春竹都这般说了,而且也是熟识,今日也帮了他,就大方的借了。

    “谢了啊!”顾春竹宝贝似的接过这卷起来的画卷跟苏望勤一道归家了。

    苏望勤挨着顾春竹走,低头瞧他黑眸里的光都是柔和的,他道:“也亏得你这么想着小成,见到这画卷他定然欢喜。”

    “那当然,我是他娘嘛。”顾春竹将画卷在手里摆弄,说这话的时候下巴微抬,露出了几分娇憨之色,叫苏望勤的喉头滚动了一番。

    顾春竹没瞧见,只加快了步子,恨不得早点叫小成见到这番惊喜。

    走到门边顾春竹闻到那股子味儿恨不得刚才没多打严折桂几下,进门后安安正在踢毽子,小小的身子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裤,小脚也抬不太高,踢不住几个。

    “安安真厉害。”顾春竹喊了一声,安安就揪着毽子跑过来,扒在顾春竹的腿上,顾春竹将她举起来后她在顾春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娘,安安饿饿,要吃饭饭。”然后小手又摸摸小肚子,这回没有再把冬衣给掀起来了,果冻似的小嘴吧唧的说着,陈述着饥饿。

    “哎,娘有东西要给哥哥。”顾春竹瞧见小成坐在板凳上,拿着木板蘸水写字,时不时的抬头看安安。

    顾春竹走过去就把画卷递给了小成。

    小成眼眸里一亮就站了起来,将木板放在了板凳上,在接过画卷之前,双手在衣服上反复擦了好几下虽然他的手并不脏。

    顾春竹瞧着他那些小动作心头也想笑,似乎有点明白了古人沐浴焚香的仪式,大体是为了表示对喜爱的事物的尊敬吧。

    伴随着画卷徐徐展开,小成的笑颜缓缓展开,甚至连睫毛都笑着轻颤。

    “娘这是哪儿来的。”小成盯着这画上的山水,眉心舒展,目光一点一点的看着,瞧着就像是在记忆。

    “问谷雨借的,是咱们的房东也是书肆的伙计,你慢慢看不急这个能借三天,看完了还有别的画卷,到时候娘在给你借啊。”顾春竹语气温柔,瞧着小成的笑这心都划开跟一滩水似的,今天遇到的那些倒霉事也被悉数忘在了脑后。

    小成点点头,苏望勤见他们母子在说话已经在灶房门前淘米了。

    顾春竹瞧见就把安安给放了下来,准备去帮苏望勤,安安也没见过画卷兴奋的挥着小爪子就朝小成那边走去。

    “妹妹不许过来,别弄坏了。”小成高高的举起画卷,然后就跑进了里屋。

    安安吃了个闭门羹,没想到哥哥会变成这个样子,朝着顾春竹瘪了瘪嘴,一副想要哭的小模样,委屈极了。

    “好了,安安来帮娘剥笋。”顾春竹回头刮了刮安安的小鼻尖,小成这是宝贝画卷哩,安安若真是不小心弄坏了那也得赔不少银子,还是哄她去帮个小忙。

    安安一听自己能帮忙,小屁股扭着就跟在顾春竹的后面,走得快了还有点像摇摇晃晃的小鸭子。

    顾春竹将安安的棉袄袖子给卷了起来,嘱咐道:“小心点别玩笋毛,碰到了小手会痒的。”

    “嗯!”安安睁着大眼睛点着头,认真的小模样。

    白嫩的小爪子抓着冬笋,一圈又一圈的剥着,剥起来甚是有意思,在安安眼里这跟玩游戏似的,安生了好长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