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三百二十六章 金妈妈不肯放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二十六章 金妈妈不肯放人

    下午晌苏望勤才回来,顾春竹瞧着他一个人回来,心就跟沉到湖底了一般。

    “老大你可回来了,娘今天伺候着你媳妇吃了一大碗饭呢,我瞧以后我的胖孙子一定有九斤重哩。”苏老太乐呵呵的上前邀功似的说道。

    “辛苦娘了,要不您先回村里去?”苏望勤急着要跟顾春竹说柳溪娘的事儿,自然这事儿是不能传到苏老太的耳朵里的。

    “哼,成成成,为了我大孙子我愿意手委屈。”苏老太听着就像是儿子赶她走,她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朝着顾春竹的肚子瞧了一眼。

    知道两人之间有嫌隙,她愿意吃自己做的饭也是不错了。

    “娘等会儿,这块牛肉带着吃。”苏望勤走进灶房切了巴掌大的一块牛肉递给了苏老太,这是他从县城带回来的。

    牛肉可是稀罕物,苏老太推辞着不肯接:“留着给我的大孙子吃,娘不要!”推得急眼了,苏老太直接背着背篓跑远了。

    苏望勤把牛肉放回屋里,走到院子里,同顾春竹这双满含疑惑的杏眸对视着,“金妈妈不肯放人,三百两都不成!”

    “她要多少钱?”

    “一千两!”

    说着他把银票递给顾春竹,顾春竹紧紧的攥着那银票,指尖都泛白了,咬牙切齿的说道:“她想钱想疯了吗?小溪不过是藏娇阁里一个普通的姑娘,怎么就不够了,我原以为是绰绰有余了的!”

    “说是那私房菜留了不少雅客,都是出手阔绰的主,金妈妈想将她培养成花魁。”苏望勤将在藏娇阁里听到的话转述了一番。

    顾春竹气得眼眶泛红,真是成也萧何败萧何!

    她教柳溪娘私房菜是想要改善她在楼里的处境,却没想到成了金妈妈不肯放人的理由。

    “别气了,小溪叫我转告你她在楼里挺好的,也没人欺负她了,叫你不要操心好好养好肚子里的娃娃,她是要当姨母的。”苏望勤轻轻的握着顾春竹的掌心。

    顾春竹掉了一串眼泪,小溪还是这般的善良。

    苏望勤的指腹替她轻轻的揩去眼底的泪水,他的黑眸里带着关怀。

    安安也凑了过来,抱着顾春竹的手臂,一张小脸上带着认真,“娘不要哭,娘哭肚子里的小娃娃也在哭的哦。”

    “没事,就是有点难受。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只要绣坊好好开下去今年赚不到明年也能赚到的。”顾春竹抹了眼泪吸溜了一下鼻子,下定了决心。

    不怕金妈妈贪婪,只要能给个价儿就成!

    到了晚间苏望勤依旧不叫顾春竹摸锅铲,依旧只能在边上指导。

    随意的吃了点饭食,晚上的时候苏望勤先将炭盆子给生起来了,还把床上顾春竹睡得那个位置暖好了,再让她上床睡的。

    “望哥,你想生儿生女?”顾春竹搂着苏望勤的脖子,脑子里在乱想着,今天苏老太一直念叨着她的大孙子无形之中倒是给她添了几分压力。

    “儿女我都欢喜,只要是你同我生的。”苏望勤笑得露出了一行白牙,在顾春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了一吻。

    顾春竹嘴角噙着笑,倒也没见他偏疼小成或者安安,两个孩子都是一视同仁的。

    “生了这个就不生了,小成今天将我叫出去好生的说了一番。”苏望勤紧紧的拥着顾春竹,知晓女人生孩子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

    “他今日也同我说了。”顾春竹心里暖呼呼的。

    想到初来乍到的时候,小成这孩子连一声娘都不肯叫,现在事事为自己着想,这样跟亲儿子又有哪般不同呢!

    “望哥,那万一生的是女儿你家香火不继承了?”顾春竹偏生想要逗弄他。

    “是女儿更好,有小成这个懂事的兄长护着她,安安也盼着一个妹妹,我瞧着你就是更喜欢女儿的模样。”苏望勤拧了顾春竹的鼻子,笑道。

    他也认真的思索了一番,“至于香火的事情,还有老二老三呢,老二日后必然也是要续娶一个的,老三也一直攒着劲儿要生儿子,我们同他们争什么!”

    “哎!”顾春竹高兴地应了一声,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接下来的几日,学堂里面的小店可开始建了,地方也小的很,平日里苏望勤去盯着一些,三餐倒是从来不落下的回来做。

    顾春竹在家里闷了都快十日了,老大夫也确诊是有喜了。说是怀孕前三月仔细着点,胎稳的话该做的事儿都能做。

    这一日她带着安安就去赶集了,准备给肚子里的孩子也备点东西,给两个孩子也扯点布可以做春夏的衣裳了。

    “娘,风车!”安安瞧见街边摆着的小玩意儿的摊子了就走不动道儿了。

    “老板怎么卖啊?”顾春竹也就停下询问老板。

    这时,身后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带着和蔼的声儿道:“春竹!”

    顾春竹扭过头瞧见竟然是龙母,被婆子陪着也在逛街,她的篮子里已经放了一把新的梳子和镜子,还有一点针线。

    “伯母,真巧,今儿你也在街上啊!”顾春竹给了摊主三文钱。

    她把风车拿过来塞到了安安的小手里,一边紧紧的牵着她的手,安安瞧见有生人过来又拿着风车躲在了顾春竹的身后。

    “春竹近日在忙什么呢?我想叫辉儿请你回去吃饭,他说你一直不得空。今日巧,不如明儿来我家吃饭?”龙母一脸欢喜的瞧着顾春竹。

    顾春竹不明所以的瞧着龙母,她叫自己吃饭是为何?

    “那就这么说定了!”龙母瞧着她没拒绝,马上拍板道,她微弯着身子去看躲在顾春竹身后的安安,“这是你的孩子吗?瞧着真漂亮,孩子来叫奶奶。”

    龙母从身上拿出一个银馃子递给安安。

    “不是奶奶是大娘。”安安探出一张小脸,但是没有去接这个钱。

    “伯母不用客气了,瞧您长得这么年轻,我们安安眼睛尖着呢。”顾春竹把龙母手上的银馃子给推了回去。

    “没事没事儿,以后都是一家人!我也没带什么见面礼给这孩子!”龙母这话说得顾春竹一头雾水的,她这话也不知道如何接。

    安安把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小奶音在一旁应道:“安安的一家人是爹爹、娘、哥哥,还有娘肚子里的小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