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三百四十一章 苏朵儿想要庐州生意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四十一章 苏朵儿想要庐州生意

    接下来的这两日,顾春竹的日子也是轻松惬意的很,因着成安绣坊的货已经赶够了甚至超额完成。

    县城那边传来消息,张大厨的新酒楼已经开了起来,顾春竹想了好几道菜方子已经托人带过去了,什么三杯鸡啊、麻辣馋嘴蛙、蜜椒脆鳝球、还有佛跳墙之类的。

    这一日,绣坊里的一个绣娘已经匆匆的跑了来,“砰砰”的敲响了顾春竹家里的门。

    “这是怎的了,喘口气儿。”顾春竹瞧了那绣娘,见她掐着嗓子猫着腰在喘气,自己问她话她也答不出来要不是自己从那门缝里瞧见是她还真不给她开门哩。

    “那边,那边吵嚷起来了,罗管事和慧妮还在哪儿……”那个绣娘缓过气儿来道。

    顾春竹一听就知道事情可不小,就罗新兰这般好脾气的人竟然也能被惹得同人吵嚷,她抓着那个绣娘的胳膊就匆匆的朝着绣坊走去。

    一到了成安绣坊,便看到了袁青的马车停在了绣坊门口,顾春竹的眼珠子微微的转了一圈,想来这吵嚷的事还是因为袁青。

    “袁大哥咱们这般的情分你可不能不给我们许家绣坊生意呀。”苏朵儿又恢复了那股子娇滴滴的姿态,一双眸子几次三番的瞟向了袁青的马车。

    而罗新兰和慧妮站在街边一侧,死死的盯着苏朵儿。

    “袁兄弟,还真不知道你这会儿子来呢,所以还在家里,庐州的货我们已经整弄好了,就等着你来带走呢。”顾春竹说着朝着绣坊门口伸手,示意袁青下马车。

    她也有几分心疼他,被苏朵儿堵着连马车都不敢下了。

    “哎。”袁青应了一声掀起了衣摆就从马车上跳下,动作还有几分潇洒。

    苏朵儿都快把手上的帕子给搅烂了,如果她嫁的是袁青,就不用现在这般在许家低声下气的。而且许秀才的名气不过都是噱头,可没袁青这般实在的有钱,再说了这庐州的生意早就是她的了。

    眼瞧着袁青就要走进成安绣坊的们,苏朵儿一跺脚发狠的就冲了上去拽住了袁青的袖子,“袁大哥你就这么一走了之了,怎么同我交代?”

    袁青的脸一下子比他的名儿还青了,出于涵养又不好发作,只能气得颤抖又无奈的被苏朵儿给拽着。

    顾春竹上前一把把苏朵儿的手给拽开了,冷声道:“别叫的这般亲热,你让袁兄弟同你交代什么,你还嫌上次和大柱那事儿没完?让许秀才家的人知道了,这回你可解释不清了!”

    她嘴角噙着冷笑,意思是上回苏朵儿还有一层膜证明清白,现在她为了从袁青这儿得到生意搞得两个人有什么似的,可就不一定解释的清了。

    “果然肮脏的人看什么都是肮脏的,我何时这般说说过了,袁大哥是大哥最好的朋友,同我如同义兄,对吗?袁大哥?”

    苏朵儿本来被顾春竹气得瞪圆了眼睛,一眨眼她就缓和过来了,她知道袁青心软惦念着情分就故意这般说道。

    “大哥,我没记错的话你上回喊望哥是死瘸子吧,自从上回你想害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们一家子就跟你断干净了,可别乱攀什么关系。”顾春竹把话甩在了苏朵儿的脸上。

    “袁大哥你别听这个贱人胡说……”苏朵儿急得想要扑上来一般。

    “干什么呢,我们顾老板的身子金贵的很,你是什么脏东西也想要碰她。”慧妮的嘴皮子也利索的很,对着苏朵儿啐了一口。

    苏朵儿发疯了想要扑过来,罗新兰和慧妮一左一右的就把苏朵儿给架上了,她连顾春竹的衣裳角都没有摸到一片,愤怒的挣扎扑腾着。

    袁青在听了顾春竹的话后,站定在苏朵儿的跟前,一副失望的模样同她道:“以后切莫亲热的叫唤我,若有下次我就叫白月的蹄子从你身上踏过去!给你踩两个血窟窿出来。”

    他的眼眸里如若万年寒冰一般,苏望勤的腿是怎么断的他再清楚不过,但是竟然被亲妹唤作“瘸子”,袁青的逆鳞算是被苏朵儿触到了。

    “袁……”苏朵儿瑟缩了一下,她愤怒的挣脱开她们的手,只能回到自己的地界咬咬牙的迸出恶语,“袁青你就是顾春竹的姘头吧,庐州的生意只肯给她不肯给我……”

    顾春竹懒得理会苏朵儿的叫嚷,引着袁青往绣坊里走。

    她自己略微落后几步,附在慧妮的耳畔道:“去把那两个唱戏的叫来。”

    袁青坐在绣坊里喝了一杯热茶后,面色才恢复了原样,略有几分唏嘘的道:“嫂子这事事可不大顺。”

    “约莫是出娘胎的时候沾了狗屎,干啥都有人捣蛋,不过是些宵小不必理会。”顾春竹说了句玩笑,就让手下的人把这回弄好的荷包给送上来。

    “多做了二百个,有一千二百个不知道庐州那边……”顾春竹有几分担忧,若不是出了齐彬那回事这二百个荷包也多不出来。

    “多些无妨,庐州那边的掌柜正要叫我同你说以后每月这荷包再加五百个,款式也是要新奇的!”袁青眸子微亮的看着顾春竹,这女人真当令人刮目相看。

    五百个!顾春竹嘴角忍不住勾起,这利润一下子又多了许多。

    “对了袁兄弟,日后这荷包上我们想要挂上成安绣坊的名儿,免得随意的就叫人仿了去。”顾春竹说着挥了挥手,罗新兰就去内间把样品给拿了出来。

    这个荷包乍一看和往日的荷包是一般无二的,但是反面竟然别了一个布头,这布头的质地极好还绣了成安绣坊四字。

    袁青把荷包拿在手上摩挲着,挑了挑眉头道:“真是好巧的心思,嫂子是想要要把成安绣坊的名气打出去?”

    “哎,你同那庐州的掌柜说说,就算是让利一些我也要这般做。”

    “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

    两人这边刚说好,慧妮就叫了唱戏的二人来了,顾春竹叫袁青坐坐就出去了。她给两个唱戏的又写了新的戏本子,本子名字叫《攀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