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尝尝味道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尝尝味道

    苏望勤连夜就去找那个姓王的产婆了,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这个产婆根本就不在家,她媳妇瞧着跟那个王产婆关系不大好,总之也只不耐烦的说了她去闺女家了,下午匆匆忙忙的就收拾包袱走了。

    这一番问下来自然是更觉得那个王产婆有猫腻了,回家同顾春竹一合计,决定先不去管王产婆,只要她不离开木莲镇迟早将人给揪出来。

    晚上顾春竹夫妇也不好意思叫白氏和罗新兰帮他们照看龙凤胎了,自己照顾着两个娃娃。这才知道为人父母多么辛苦,饿了,哭。尿了,哭。睡不舒服了,哭。

    睡在隔壁屋的安安和小成也被哭声吵醒了许多次,这是一家人睡得最不安稳但是却是最开心的一日!

    第二日一早,小成在灶房里吃过苏望勤蒸的红薯在去学堂之前又折到了顾春竹的屋里。

    “娘,我想抱抱弟弟妹妹再去上学堂。”小成一双凤眸里带着新奇,瞧着这两个皱巴巴的弟弟妹妹,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是是娘生的,他一定会对他们好的。

    顾春竹先抱起了吃饱了小凌,放心的递给了小成,“这个是弟弟,娘其实也分不出来哪个是弟弟哪个是妹妹,瞧得长得差不多,就靠布包上的颜色分辨的。”

    “弟弟……挺乖的。”小成大气都不敢喘的蹦出一句话。

    自从手上接到了孩子后他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顾春竹纠正了一下他抱孩子的姿势,让他把小凌还撑不起来的小脑袋放在他的肩上。

    小成渐渐地放松了一些,又换了妹妹盈盈抱抱。

    安安也在灶房里吃完了饭,嘴边还挂着红薯泥就跑了过来,眼馋的看着小成抱小娃娃,她张了张自己的胳膊道:“哥哥抱,我也要抱,我是姐姐。”

    顾春竹瞧了一下安安这小身板,皱了皱柳眉,知道这小家伙最喜欢妹妹了,盼妹妹盼了很久,若是不给她抱会伤了她的心。

    她便道:“哥哥等下就要上学堂去了,大半日见不到弟弟妹妹呢,先叫哥哥抱着。等一会儿安安坐在娘边上抱弟弟妹妹。”

    安安听了顾春竹的话,娘的意思是她可以抱,她这一张小嘴大大的咧着。

    她也不等一会儿了,直接先爬到了床上,两只小脚相互踢了鞋子就爬到了顾春竹的被窝里,眨巴着大眼睛示意着顾春竹。

    小成抱着柔软的妹妹,凤眸里仿佛也柔和的化成了一滩水。

    他瞧着时辰不早了才依依不舍的把奶娃娃还给了顾春竹,仔细的嘱咐道:“娘我去上学去了,你要好好的照顾弟弟妹妹呀。”

    “知道了,你放心去吧。”顾春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瞧着自家的大儿子怎么突然的像是自己娘一般的口气了。

    小成走了,顾春竹自己抱着小凌,把安安迫切想要抱的盈盈小心的放在了她的怀里。

    “妹妹……妹妹……妹妹……”安安就念叨来念叨去,就这么看着小娃娃她也开心了,看着小娃娃还只能睁开一半的眼睛,小嘴时而变成一个圆形时而巴眨一下。

    安静的抱了一会儿之后,安安的小脑袋歪着把自己的一只小手腾空了出来,在盈盈的面前挥了挥但是没有得到丝毫的反应,好奇的问:“娘,妹妹看不到我的手吗?”

    “妹妹还小呢,还得过一两个月才能看到,但是妹妹能闻到安安的气味哦,你这样抱着她她以后就闻到这个味道就知道是姐姐了。”顾春竹摸了摸安安的脑袋说道。

    安安点了点头,更加欢喜的搂紧了小妹妹,至于被顾春竹抱在手上的小弟弟她好像没有一丢丢的兴趣。

    顾春竹无奈的抱着儿子想,姐姐是个重女轻男的。

    “哇哇哇……”小凌突然就哇哇的大哭了起来,但绝对不是因为感受到了顾春竹的意念之力而是饿了。

    “是不是饿了,娘喂你吃奶。”顾春竹忙着把把衣服掀起来给小凌喂奶,她忘了在一边的安安的已经好奇的盯着看了。

    “娘,这是啥?安安也喝过娘的奶吗?”安安巴砸了嘴一下,甚至有点想尝尝。

    顾春竹几乎想要从地洞里面钻进去,只能无奈的喊了一声“望哥!”

    苏望勤急忙的从灶房里面跑了出来,几乎是随叫随到,来到床边就看到了顾春竹涨红了脸,安安围着她讨奶喝。

    “去,去灶房里拿个木勺子来。”苏望勤轻轻的拍了一下安安的小屁股,把安安搂在怀里的盈盈给抱了起来。

    “哎,安安马上去。”安安说着矫健的就从床上爬了下来,穿好了她的小鞋子就急忙的跑去灶房里面了。

    “望哥,你咋跟着安安一起起哄啊。”顾春竹瞪了他一眼道,脸更加的红了。

    “安安想吃就让她尝尝,尝过了味道不好反正就不想再吃了。”黑眸里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

    顾春竹更是羞得把头给埋到了衣襟上。

    瞧着小凌已经吃饱了,顾春竹就把盈盈给接了过来开始喂奶,安安已经从灶房里面拿了木勺子过来,高高的举着说道:“娘我拿来了尝尝。”

    “等妹妹吃完。”顾春竹只能先把盈盈给喂饱了,再硬着头皮就挤了一勺子的奶水给安安喝。

    安安接过了木勺子,视若珍宝一般的放在嘴边轻轻的尝了一口,尝了一口没尝出什么味道就把一勺都给吃了,接着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好喝,跟牛奶不一样,也没有甜甜的味道。”

    “本来就不好喝,弟弟妹妹是不能吃饭才喝奶的,安安能吃饭饭能吃肉肉以后就不喝奶了。”苏望勤笑着摸了摸安安的辫子,顾春竹还在坐月子,今天的辫子自然是苏望勤的杰作。

    “嗯,以后不喝了。”安安郑重的说道,小腮帮子鼓了鼓突然疑惑的问道:“爹爹你也尝过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不好喝了。”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苏望勤摸了摸鼻尖。

    “安安去帮妹妹把院子里晒干的尿布拿来,等会儿妹妹尿了好替换。”最后还是顾春竹给苏望勤解得围,安安一听是妹妹的事儿飞快的就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