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三百八十七章 便宜侄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八十七章 便宜侄子

    苏老三就乐颠颠的拉着范氏还有那个半大的小子跟着顾春竹进了院,他也不嚎了。

    进了院子顾春竹就从灶房里拿出一张长条凳自己坐下,也没有叫苏老三和范氏他们坐下的意思,冷着脸道:“有事儿说事儿,说完就走吧。”

    “这大嫂怎么急着赶人,好歹我们不是你娘家人是吧,我可听说以前您家的亲外甥都在你家过活了大半年呢。”苏老三抠着牙对顾春竹这种不热情的态度表现的非常的不满,说着把鞋子上的泥在院子里的石头上磨了磨。

    “你住在村里消息还是挺灵通的。”顾春竹冷着脸道,但是怎么对亲戚都是自己的事儿,苏老三就算是有意见也得忍着。

    “过奖过奖。”苏老三还真以为顾春竹夸他,露出一口黄牙。

    苏望勤在外头把马车栓了,也走近了院子对苏老三没个好脸子,“你大嫂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要说你就说,说完你就快滚。”

    “哥,咱们可是从小的兄弟情分啊,你不能娶了一个外姓女人就对同一个姓的兄弟这么冷漠啊。”苏老三哭丧着脸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顾春竹看得隔夜的饭都要呕出来了,“别岔开话,有事说事!”

    谁知道范氏的腿脚倒是利索的很,仗着来过一回熟门熟路的,就摸到了灶房里面搬出了一条长条凳塞到了苏老三的屁股底下,“当家的,坐。”

    “那我们就坐下来慢慢说。”苏老三屁股就稳稳的坐在了长条凳上,范氏拉着那个小子也是一道坐下,三人脸上都带着喜庆像是什么了不得的好事送上门一般。

    “大哥大嫂容我介绍一下。”苏老三指着那个半大的小子道,“这是我和范氏的儿子,叫小顺。”

    那小子长了一头稀稀拉拉枯草一般的头发,但是瞟着眼睛在院子里好几番打量了看着就像是个心术不正的,顾春竹是极为瞧不上的。

    想到苏老三他们假借养不活第三个闺女为由把孩子丢到这儿来,顾春竹忍不住嘲讽道:“什么时候三弟和三弟妹生了个这么大的儿子了,是土里长得还是树上挂的。”

    “你……”叫小顺的小子一下子跳了起来,范氏给他拉了回去。

    苏老三腆着脸解释道:“这是范氏姊姊的儿子,家里儿子太多了也用不着,想着我们快要断送香火了好意送给我们继承香火的,我儿子,嘿嘿,我儿子小顺。”

    听他一口一个我儿子顾春竹听得都快要吐了,自己生的闺女不宝贝却把别人家的儿子当宝,这小顺谐音孝顺,他想得还真的挺美的。

    “你这说了一串说不到点儿上,我们忙得很。”顾春竹起身就要赶客的样子。

    “我说说说……这不是听说小成侄子考上秀才了嘛,还是头名。我们这木莲镇二三十年都不一定出一个头名秀才呢,现在就想送小顺来跟小成学几日,到时候也能去考个秀才,给我们苏家添点光。”苏老三说着微眯着眼睛开始摇头晃脑的做起了梦来。

    顾春竹又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这小顺,接连的问了几个问题,“这孩子念过书吗?读了多久了?”

    “未……未曾。”苏老三红着脸就把话儿给说了。

    说了还觉得挺没脸子的,责怪顾春竹道:“嫂子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贫,要是像你们有绣坊又有店铺的,我非把这孩子供成状元不可。”

    顾春竹听了苏老三的大话,气得想抽他,一日书没读过想跟着小成学几日就考秀才,他这是打哪儿做的美梦呢。

    “老三你带这孩子回去吧,我们小成还要继续念书呢。他一来还要准备乡试,另外也不是先生自然教不了你的儿子。”苏望勤冷淡的拒绝道。

    “大哥不成啊,我这辈子就这么一个指望了,而且小顺还是你的侄子啊。”苏老三说着还要给苏望勤给跪下来。

    苏望勤拉不住还真受了苏老三的一跪,他的黑眸冷冷的瞧着他,只出语道:“你若是还跪着不起来我干脆一脚碾碎了你的膝盖,叫你和我一般当个瘸子好了。”

    苏老三吓得一哆嗦,连滚带爬的就起来了,还拍了拍裤子上的土,继续说道:“一个人读书也是读,两个人读书还有个伴儿呢,为啥就这么狠心。”

    “你没瞧见吗?我们要搬去县城了,小成日日都要去育英书院读书,哪有心里教你的儿子。”顾春竹直截了当的说。

    “搬去县城呀,那爹娘你们怕不是不管了吧,那我不叫你们走的。”苏老三又绕到了一开始的事儿上。

    苏望勤气得头皮都紧绷了起来,指着苏老三的鼻子就道:“爹娘我何曾不管过,去年爹摔伤了腿,那一个月都是我从镇上回村里服侍的,你可出现过一日。”

    苏老三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有几分心虚。

    “那既然你们要搬去县城,就把小顺带着呗,然后你们这房子我瞧着空了也太可惜了,不如我们一家子替你们看管着。还有还有若是镇上的生意看不过来,我们替你们看着,都是兄弟这点小忙我一定帮。”

    苏老三眼睛转悠着,心里盘算的倒是美滋滋的。

    顾春竹气得人不可忍的翻了一个白眼,伸手到了苏老三的面前,“你还欠我家一只母山羊呢,先把东西还了再扯别的。”

    “什么山羊!”苏老三往后退了一步。

    “你怕是忘了吧,你三丫头没奶喝从我这儿拿了只母山羊回去挤奶喝,你还摁了字据呢,莫不是你宰了羊卖了肉钱吧,还钱!”顾春竹自然是早就知道他们家三丫头一断奶,这母山羊就被苏老三拿去卖了。

    苏老三瞧着顾春竹要回屋拿字据的样子,急忙求饶道:“大嫂,这么多年兄弟情分难道还抵不上一只山羊嘛,再说我都是为了孩子想也没想贪图你家啥的。”

    “那就正经把孩子送学堂去,别想耽误小成的前程,之前爹也是你使唤来的吧,非把小成叫回村里去当先生。我们都没给爹这个面子,别说是你。”顾春竹冷眼瞥着苏老三,希望他能够清醒一翻。

    苏望勤已经揪着苏老三的衣领往外边拖了。

    “大哥,大哥……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