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四百三十九章 纳妾是不可能的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百三十九章 纳妾是不可能的

    “啪——”苏老太忍不住就过去扇了她一巴掌,大声斥骂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在这里叫嚷,要不要脸了你。”

    苏老太这不清不白的一个巴掌把周围看热闹的人打得都有点义愤填膺了起来。

    “你这个老太太好不讲理,怎么能打人呢?”

    “就是就是,我看你就是那个负心汉的娘吧,果然什么样的娘教养出什么样的儿子。”

    “是啊,一家子都这么的不讲理,莫不成朗朗乾坤还想把人给打死咯。”

    苏老太听着周围的闲言碎语,气得差点一口气都要上不来,这是什么鬼屁话,她差点就要冲上去和那个说话难听的人动手了。

    但是被顾春竹紧紧的抱住了腰肢,顾春竹的柳眉深深的皱着,看来苏老太一对一的阵仗不会输,人一多她就容易不大应付的过来了。

    “诸位就听这女人的片面之词就相信她是好人了,等下莫要被打了耳刮子,脸疼。”顾春竹拉住了苏老太嘴里嘲讽的说道。

    一群人瞧见顾春竹的架势,理直气壮的样子,有的不免也噤声了,现在听到的都是那个坐在地上的那个小嫂子的片面之词啊。

    “姐姐,求求你容下我吧,我是被望哥坑害的这么惨的。”李月娥瞧见苏老太都被群众的力量束缚的泵打不起来了,她急忙扑了过去就抓住了顾春竹的脚踝。

    顾春竹跟泰山一般安稳不动,她要抓就让她抓着便是,只是她问李月娥,“你说我男人坑害你,你且说说你的片面之词,我们来对质吧……”

    李月娥就把在大家面前说的那一番说辞给说了出来。

    苏老太听了这黑白颠倒的话,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人又指着李月娥破口大骂,“贱人,你竟然敢这么乱说,分明是你自己不肯嫁给我儿子,我儿子什么时候夺过你的清白,你还有清白啊,猪油抹了心的家伙,我呸!”

    “这个老太太,这不是对质吗,你可别又动手打人,事情真相怎么样你们说说就是了。”围观的百姓给苏老太打了一剂预防针。

    顾春竹瞧了苏老太一眼,安抚了她,苏老太咬着嘴皮子强行忍住气。

    “好,分明是你当初不肯嫁给我儿子,当初我们也是正经提亲的,想来我老大要去当兵你不肯嫁,你非要去做小。”苏老太就把当年的事儿给说了出来。

    她又叉着腰,骂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你这个没皮没脸的贱货,给人做小不说,现在成了破鞋,又想纠缠上我儿子,没门。”

    李月娥的嘴皮子是没有苏老太利索的,她便是低着头默默的哭泣。

    比起牙尖嘴利的苏老太一副刻薄的样子,李月娥这副惺惺作态到叫人非常的怜惜。

    “我们谁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就瞧着这个小嫂子叫你们欺负了。”

    “她也没要你们怎么样,就是收个小,给口饭吃就好了。”

    “是啊,你们别欺负她了。”

    顾春竹在边上听着这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一个个的都好不要脸,都是看着是弱者就帮,还真当自己是正义使者了。

    她冷笑着就甩开了李月娥抱着她脚踝的手道:“你以前和望哥什么事儿我不晓得,但是我嫁过来之后你可没有找过望哥,若是你真的被他害得这么惨,为什么我们住茅草屋的时候你不来找,偏偏等我们搬到县城才来找。”

    李月娥哭得眼泪都停顿了一会儿,“我,我……”我了半天才想到说辞,“我原先在镇上哪里知道他回来了。”

    “你娘家就在村里你说你不知道,我的孩子都生了有三四年了,算起来也有小五年的功夫了你都不知道。”顾春竹嘲讽了一句。

    围观的瞧着的也有明白人,不少人就不吱声了。

    “姐姐,你究竟想要怎么样,当时我还是旁人的妾室,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效忠夫家。但是后来我被休了,是望哥先来撩拔的我。”李月娥自知刚才的说辞不占理,自然又换了一套说辞。

    顾春竹冷笑着看她,不让她伸手过来碰到自己的裙摆,她接着说道:“你说他撩拔的你,这日日来望湖楼来找他的人不是你嘛?望哥去你家也好,也帮你女儿找过大夫的,我们大可去医馆一问便知了。”

    “因为,因为他与我相好,所以才会怜悯我那苦命的女儿。”李月娥眼珠子转着说道。

    “是嘛,你就这么想要进我家做小?”顾春竹话音一转又说了另一茬。

    李月娥急忙点头,擦干了眼泪破涕而笑道:“是,姐姐,只要让我有机会能跟你一起照顾大娘就行,我不求别的就求你们给我口饭吃。”

    “我告诉你不-可-能!”

    李月娥诧异的看着顾春竹,她这是又搞什么。

    “就算你先前的说辞都是真的,我可从未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凭什么要进我家做小碍我的眼。若是你真是那种自尊自爱的人,就算你是被人休弃的妾室也能做个小户人家的续弦,分明是你不自爱要做妾。”顾春竹一番话说下来李月娥无所回答。

    这时,突然人群退让开,苏望勤从望湖楼里面出来,桂嫂在后面也拉不住他。

    苏望勤腿还瘸了,原先在看热闹的百姓没想到这个负心汉还是个瘸腿的,都面露诧异,苏老太这时候就嚎上了,“我儿子这条腿都是在战场上瘸的,都是为了我们闵朝,现在所有人都还帮着这个贱人污蔑他……”

    百姓们都面色讪讪的,大家对当兵的都敬重的很,每家每户也总有那么几个被征兵的,但是回来不过寥寥几人,这付出所有人都是懂的。

    “望哥你出来干什么?”顾春竹不理解的看着苏望勤,这事情都快解决了。

    “我一个男人自然不能躲在老娘和媳妇的后面,事情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和这个李氏自小是青梅竹马,但是也止乎于礼。我若是和他有逾矩的事情,那我这辈子断子绝孙。”

    “至于纳妾,你想都不要想,这辈子我都不会纳妾。”苏望勤冷冷的看着李月娥,挽着顾春竹的手走到了一边,像是瞧着一坨屎一般的看李月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