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五十八章 路上被拦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八章 路上被拦

    张大厨进去忙了,顾春竹拦着桂嫂的手问:“嫂子菜帮子还有吗?”

    桂嫂也没想顾春竹能把菜帮子腌的这么有滋味,可惜被她送给别人了,她口气无奈的道:“今天没了,三天后一定给你留着。”

    顾春竹也理解的点点头,这哪能每次来都能捡到便宜。

    正好前面忙,掌柜的给结账也没那么快,顾春竹就帮着桂嫂刷碗做一些厨下的活,两人边做边聊,时间打发的也快的很。

    张大厨在后厨忙得有空闲了,才领了抱着算盘的小伙计过来。

    “河虾还是六十文一桶,小兔子比上回贵给你十五文一只。”张大厨说着,小伙计的算盘珠子拨的“啪啪”的响。

    小兔子比上回还要多三分之一的价格,顾春竹听到张大厨给价,眉眼弯的都跟新月似的,这一回足有二百二十五文钱。

    刨去收河虾的九十文钱,这一趟净赚一百三十五文钱!

    小伙计的算盘珠子打了好几遍报出了一个和顾春竹一样的数,他也就去掌柜那儿领钱了。

    这会儿日头高挂着,晒得人身上的油都出来了。

    顾春竹坐在小凳子上等着,桂嫂从厨房里出来,悄悄的塞给她一个油纸包,还有一个被咬了一口的馒头。

    “这个馒头是前面客人吃剩的,还热乎,把咬过的地方掰了就不脏了。这油纸包里是红烧肉,是今天送菜的时候扣下来的,干净的!”桂嫂在顾春竹耳边嘀咕了一嘴。

    这后厨里的猫腻顾春竹也是知道些的。

    每次送菜扣个一点半点儿的,掌柜的和客人也都看不出来。

    没想到桂嫂人这么好,顾春竹把馒头被人咬过的地方掰了丢进了泔水桶里,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至于那油纸包就塞回给桂嫂。

    刚才聊天得知,桂嫂的男人常年生病,家里就靠她一个人赚银子,生计也是艰难的很。

    “跟我还客气什么,我天天能扣点下来带回去,而且有时候遇到挑嘴的客人可能整盘菜都没吃过一筷子也都是被我们带回家了的。”

    桂嫂说的难免夸大了,这种暴发户的客人也是少数。

    顾春竹推辞不下,只能把油纸包装在怀里了,对于桂嫂的善意心口也是暖暖的。

    “吃着呢!”张大厨从厨房里迈步出来,手里揣着钱。

    “嗯,张大厨我看小嫂子等得饿了,就给她一个客人退回来的馒头。”桂嫂解释道,张大厨摆摆手表示这是小事。

    “这么快就结下来了,谢谢张大厨。”顾春竹顾不得吃了,捏着馒头站起来,接过了张大厨手里的银钱。

    一共二钱二十五文钱!

    张大厨在在一旁背着手:“你数数,没问题我就去忙活了。”

    “没问题。”顾春竹没数,看一眼就估摸着差不多了,这么大一个酒楼断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当人面数难免也有点不好意思。

    见顾春竹这么说,张大厨满意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之前嘱咐道:“下回来看看能不能再打点野味吧,冬天缺的很。”

    “好嘞。”顾春竹也暂时先应下了。

    得了钱,顾春竹就快速的吃着馒头。

    天天吃惯了糙米粥一时吃着馒头格外的香甜,差点就被噎到了,桂嫂端了一碗水过来,顾春竹吃完和桂嫂倒了个谢就去赶牛车了。

    回到镇上这个天色已经沉了下来,顾春竹去包子铺买了两个包子准备带回去给孩子们吃,顺便收获了一个好消息。

    包子铺的大娘也长期定了一碗河虾,叫顾春竹每日给她送去。

    今天心情颇好的顾春竹怀里揣着钱和包子,扁担挑着两个空桶,背篓里又背着一个,喜滋滋的就往小河头村走去。

    路上的人也很少,在路过一片玉米地的时候,忽然蹿出了一个人。

    “你是什么人?”顾春竹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大步,抽出自己的扁担一手拿着一个木桶,一手拿着扁担自卫。

    “小娘子我当然是你的情哥哥啊!”大汉搓着手,一脸胡渣的脸,还伸舌头在唇边舔了一圈,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顾春竹拿着扁担就对着他那颗猥琐的脑袋敲下去,“我去你娘的情哥哥,要脸不!”

    “哎哟!”那个大汉没想到顾春竹这么横,反应过来前已经被扁担打了好几下了,他伸手就拽住了扁担。

    “小娘皮敢打我,等下就别怪哥哥我不温柔!”大汉从顾春竹的手里大力拉扯过扁担,顾春竹知道自己力气没有这个大汉大,就把空桶砸了一个在他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大汉被砸懵了。

    顾春竹已经朝着镇上的方向跑过去了,至少那边是她走过来的没有危险,若是往小河头村的方向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大汉的同伙。

    “救命啊!救命啊!”

    她边跑边喊,可是这路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大汉在后面踩着一路尘灰追了过来,就只差几米的距离就追上了。

    顾春竹看到主路边上的一条小路上出来个人影,她更是憋足了一股劲儿跑过去,“救救我,我可以给你钱!”

    “小子别管闲事,否则连你一块儿揍。”傍晚天色渐暗,大汉也没看清这是什么人,就高声的唬人道。

    顾春竹已经跑近了那个人,一双惊慌的杏眸撞入了凛冽的眸子里,那道标志性的断眉扬了扬,余光扫向了那个追赶而来的大汉。

    “龙……”

    “滚后面去。”龙老大冷声道,把自己背上扛着的米袋的放在路边。

    看他是想要帮自己的样子,顾春竹呼了一口气,躲在了龙老大身后五米处的地方。

    “哟,小子想要英雄救美吗?”大汉走近,挥着拳头,龙老大垂着头他没有看清,只觉得手上一痛,他的手臂被狠狠的折了一下。

    龙老大只一招就把大汉制服了,他一脚踹在大汉的膝盖上,大汉“轰”的一下就砸到路面上,嘴里摔了血出来了。

    “胆子肥了是吗?”龙老大踩在大汉的手臂上,狠狠的一碾就听到骨头错位的声音。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大汉,大汉才看清楚他的脸,浑身的肌肉都哆嗦着,道:“龙老大我错了,小的不知道是您啊。”